漂流日志。

全职高手/国漫/cosplay
去看大海。

【02h/叶张】假如失去三天光明

 @叶张小班开课啦 

字数:3597

备注:(lo主代发,作者江逾白)

来自一个江逾白。


全篇简直深深的痛,满满的泪。

泪腺感染不能再要命,哭得根本停不下来,瞎三天是真瞎,眼角还像要裂开一样疼。完全不想经历第二次。委屈巴拉。

我哥给我买棉花糖我家狗还跟我抢,气哭。

顺便说我也想被对象宠上天xxx。再瞎三天也行。


Beginning

    X市一到夏天,风沙便肆虐了起来。张新杰提了半个西瓜进家门的时候半闭着左眼,明显是沙子进了眼睛。叶修见状扔下了鼠标键盘Boss过来接过了张新杰摘下来的口罩与棒球帽,叼着根烟调笑开了。

    “新杰大大这是戴着眼镜还能迷了眼?”

    不过话说着,他还是捻灭了烟头,伸手撑开人的眼睑轻柔的吹了吹。

    气流卷过眼球,带起一阵干涩感,随即生理泪水覆盖过球面。张新杰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抬手抹了抹流出来的眼泪。叶修看着他这般可爱的样子,不禁心情愉悦啄了啄他的眼睑:“好点了?”

    张新杰点了点头,重新戴上了眼镜,去厨房切西瓜了。

    本认为是没什么事了,谁知到了夜里,张新杰反觉着双眼火辣辣的疼,眼泪止不住的流,他翻身坐了起来,把躺在身边还没有睡着的叶修吓了一跳:“怎么了?哭什么呀。”

    “去医院,我眼睛疼。”张新杰抓起放在床头的眼镜戴上,眼前却仍是一片模糊,他很清楚双眼对职业选手甚至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叶修也明白张新杰不会开这种玩笑,也急忙起身换衣服,打电话叫计程车。

    医院眼科门诊,医生拨开张新杰的眼睛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得出的结论不过是异物进入眼角导致的泪腺发炎,做个小手术取出异物上点药就没什么大碍了。

    医生填完单子递给叶修,想了想又递过纸笔:“二位大神可否帮忙签个名?”

    “……”

    不大的手术,连血都没有放,上了药缠了纱布,叶修看着张新杰的怪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医生又开了两副口服的消炎药,叮嘱道:“三天之后来拆了纱布就好了,这期间不能用眼,更不能看屏幕,张副队就算急着训练也不差这三天。”

    “知道了,谢谢。”张新杰礼貌的笑了笑,其实这话和没说一样,眼前纱布一层一层的,就算看什么他也是看不到的。叶修把张新杰的眼镜收好,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揽着他的肩,与医生小迷妹道了别,离开了诊室。

    

DAY ONE

    清晨六点,张新杰准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未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一片漆黑,一勺热粥便送到了唇边。他有些惊讶于叶修这个夜猫子竟然能起这么早,却也顺从的喝下这一口。

    肯O基的雪菜烧鸭粥……

    “我先去洗漱。”张新杰说着就扶着床头要下去,叶修眼疾手快摁着他的双肩让他重新坐了回去:“闭好眼睛啊。”语罢,叶修伸手解开了纱布,张新杰闭着双眼,只能听见哗哗的水声,然后一块温热的湿毛巾贴在了他的脸上,轻轻抹了两把。

    “我又不是不能自理。”张新杰在毛巾被拿走后开口抱怨,叶修笑了笑浸了几下毛巾,拧的干了一些有仔细擦了一遍:“我也做一次贤夫。”张新杰有些无语,歪了歪嘴角便被塞上了牙刷。

    “我自己来就好。”他说着,从叶修手中连接带抢的拿过牙刷柄,叶修忍着笑意,又给他重新缠好纱布。

    吃过早饭,张新杰趁着叶修收拾东西的功夫自己扶着衣柜下了床,换了衣服自己摸进了客厅。叶修透过厨房的玻璃门看到了他的举动,放下碗冲了冲手便走出来扶住了他:“新杰大大别乱动啊,你要是摔了哥可赔不起。”

    “你要做什么?”见张新杰没有搭理他的贫嘴,叶修只好正经的问了问。

    “我想出去走走。”张新杰说。倒也是,就算这时候是夏休期,按张新杰的日程安排,他此时也应该是复盘或是帮工会抢枪boss,或者翻翻手机看看书——总之都是他现在做不了的。叶修勾了勾唇角拉着张新杰走到电脑前坐下,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下巴撑在对方的肩膀上:“哥体恤病号,让新杰大大尝试一下君莫笑的操纵手感。”

    说着他握住张新杰的手,扶着手指落在鼠标键盘上:“抢个boss啊,新杰你手速跟上啊。”说着,他把着张新杰的手动了起来。放眼全联盟,能对张新杰的手速提要求的怕也只有一个叶修,不过张新杰排名前十的手速也不是虚名,他跟着叶修的手进行了操作,凭着经验也知道了大致键位:“你不担心我推算出攻击数据与技能点?”

    “怕什么。”叶修满不在乎的说,“你又看不到技能树和技能阶,至于君莫笑的技能点,不用算,哥告诉你,5500。”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叶修的操纵猛地快了起来,而后停下来反手扣住张新杰的手指做起手操,交侧过头在他颊上亲了一口:“打得不错,奖励一下。”

    “抢的哪家的boss?”

    “啊?霸气雄图的啊?”

    “……”


DAY TWO

    张新杰一早起来换了衣服,刚走出房间便被叶修打横抱了起来扔在沙发上,手撑在张新杰的耳侧:“新杰啊,哥不就抢了个霸图的boss吗,至于连屋子都不让我进了?”

    沙发上躺着的人没搭理他。叶修挑了挑美貌,俯下身去用齿尖轻磕身下人的喉结:“你这样我就不在房间做了。”说着便要去解衬衫纽扣,张新杰却突然哼了一声抬手捂住了双眼。

    叶修急的收回了手,直了直身子去握张新杰的手,张新杰趁机抓了一个靠垫拍在了叶修的脸上,翻身逃走。叶修抹了一把脸又整了整头发:“脏心杰啊。”

    “彼此彼此。”张新杰整了整衣物站直了身子。叶修咋了咂嘴,起身揽住张新杰的肩膀,带着他到浴室去洗漱说:“你昨天不是说要出去走走吗?今天星期一,我们去游乐场怎么样。”

    “叶前辈真是童心未泯。”张新杰回了一句嘴,却也没有出言反对。早饭过后,两个大老爷们找了家游乐场玩的不亦乐乎——说来二位职业选手能这么浪而没有被公众围观实属难得,何况是霸图副队跟着叶修出来,记者看到估摸能搞个大新闻。

    两人从云霄飞车上下来,张新杰找了一把长椅坐下,头转的有点晕,他抬手隔着纱布轻轻摁了摁晴明穴。忽然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张新杰仔细听了听,是从脚边传来的。他俯下身子,试探的伸出手,几颗幼嫩的牙齿轻轻啃咬着他的指尖。

    笑意噙在了他的嘴角,张副队伸手,把这只不大的小狗抱了起来,小狗不知是怕还是怎么的,抖得厉害。一只指节分明的手带着安抚意味轻轻梳理着它的毛发。

    这是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先生,买小狗吗?它很乖的。”女孩说着,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声音突然高了半度:“张……张新杰大大?”

    “嗯。”张新杰看不见女孩与小狗的模样,但他仍抬起头来带着礼貌的微笑。女孩有些发懵:“您的眼睛怎么了?”

    “他傻,自己弄得。”叶修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女孩有叫了一声“叶神”,她看着叶修又看了看张新杰,若有所思的笑了:“既然张副队喜欢,那就送给你们吧。”说着她又眨了眨眼睛,“不过两位大神能帮我签个名么?”

    张新杰用一块牛肉和小狗混熟了,用指尖轻轻点着小狗的鼻尖,小狗摇着尾巴讨好的舔着张新杰的手。叶修笑着看着这一幕,接过女孩递来的纸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又递给了张新杰。

     女孩欢呼着拿着签名走了,叶修坐在张新杰身边,伸手逗弄着他怀里的小狗,柔声问:“开心不?”

    “嗯。”张新杰笑了笑,抚摸着小狗,轻轻亲了叶修。


DAY THREE

    叶修买了早餐进家门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将餐具摆在了桌子上,小狗撒欢叫着嗅着装有小笼包的袋子。叶修无奈的笑了笑挑了个包子放在小狗的食盒中,坐在桌前将粥、小笼包、凉菜摆在了桌上,问张新杰:“眼睛好些了?”

    “嗯,能见光了。”张新杰也在桌子另一边坐下,拈着筷子,夹了点儿凉菜。叶修也自己端了一碗八宝粥,“明天就该去拆纱布了。”

    “嗯。”张新杰又应了一声,便埋头用起了早餐不再言语。叶修也知趣的没有再说话。

    吃完早饭收拾了桌子,叶修让张新杰坐在了沙发上,弯眸讲什么东西送到对方唇畔,:“新杰,张嘴。”张新杰启唇吃下叶修递来的东西——软绵绵的一团入口即化,甜丝丝的:“棉花糖?”

    “怎么样,童年的回忆吧。”叶修笑了笑,一边小狗看着两个人好像在吃什么好东西,急的只转圈,摇着小尾巴呜呜直叫。两个人却谁也没有在意它。小狗转了两转,猛地跳上了沙发,再一蹿就抢走了叶修手中整根棉花糖。

    叶修和张新杰怔了一下,同时笑出了声,叶修说真不愧是你看中的狗,和你一样吃货。张新杰也全然没了平日里的严肃模样,笑的脸上出现笑纹,问了一句怪我咯?

    “可不怪你嘛,哥一口还没吃呢。”叶修笑着俯身下去舔了舔张新杰的唇角,“唔,确实很甜。”

    一边小狗歪着头,眨着乌黑的眼睛,不明觉厉的看着这一切。


ENDING

    医生将张新杰眼前的纱布拆开,张新杰轻轻擦了擦眼眶,睁开双眼。由于三天没有见到阳光他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叶修把眼镜递了过来,张新杰戴好,抬头去看叶修,叶修冲他笑了笑。

    张新杰也勾起了唇角。

    “哎,你说哥来X市度假反当了三天保姆。”从医院出来,叶修点了一根烟,托了托墨镜压了压帽檐吞云吐雾起来。张新杰笑了一下,没说话。

    两个人没有搭车,慢慢沿着街边往回走。在路边看了一个做棉花糖的小摊,叶修过去买了两支,递给了张新杰,张新杰接过:“怎么觉得像高中生谈恋爱。”

    叶修眨了眨眼睛:“媳妇,我没上过高中。”

    “……”

    张新杰拿钥匙打开了门,小狗欢叫着跑了过来,他弯下腰抱起了它,它亲昵的舔着他的下颌。

    叶修关上门,伸手搂住张新杰,低头看了看小狗——一条雪白的小狗,左眼上带着一圈黑眼圈——张新杰说:“长得挺好看的。”叶修撇了撇嘴,挑起张新杰的下巴吻了上去,一句话揉碎在唇齿缠绵间。

    “哪有你好看。”

    假如失去三天光明,才能看见那个人。


——结——




评论(3)
热度(103)
©漂流日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