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日志。

全职高手/国漫/cosplay
去看大海。

【16h/叶张】无欲则刚


@叶张小班开课啦
字数:3453
备注:作者江逾白,lo主代发。特警叶x医生张

韩文清从张新杰手中接过了辞呈,翻看了一下,叹了口气放在一边:“新杰,你其实已经尽力了。”张新杰轻轻摇了摇头:“抱歉,韩院长,我真的干不下去了。”韩文清看了他片刻,低下头开口:“算了,你权当出去散散心吧,如果想开了可以再和我联系。”

张新杰低声道了谢,转身出了院长办公室。当天下午,他便乘上了从Q市到H市的火车。

清晨五点,电话铃声响起,将床上的两个人从睡梦中惊醒。叶修眼睛还没睁开,便接起了电话:“喂,好,我马上到。”挂了电话,他看向张新杰,张新杰问他:“又有任务?”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是啊,下午回来再出去散步吧。”叶修与张新杰两人,一个是特警,一个是烧伤科的医生,两人好不容易等到同一天轮休,可此时天还没亮,叶修便又有紧急任务。张新杰也理解,他没有多说什么,起床送叶修出了门,打算拾掇一下家里。

六点十分,他就接到了电话,说特警队出了意外,让他去做手术。

张新杰的心一下子悬紧了,他急忙赶到了单位,张佳乐作为他的第一助手在医院门口等着。张新杰一边穿手术服一边问:“患者是谁?”

张佳乐有几分复杂的看了张新杰一眼,吞吞吐吐开了口:“叶修。”张新杰的手猛地一顿,随即又继续起了术前准备。当他进入手术室,看到无影灯下自己遍体鳞伤的爱人——即便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那极稳的手仍是不禁抖了起来。

张新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手术室的,尽管手术很成功,但作为经验丰富的烧伤科医生,他不想承认,却很清楚,这么严重的烧伤,术后存活率也高不到哪去。

叶修的病房里人很多,而且张新杰都认识——苏沐橙、魏琛、方锐,以及其他叶修的同事。张新杰敲了敲门,看到他,病房里一下子静了。

“怎么回事?”张新杰问。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陈果开了口;“匪徒引爆了身上的炸药,叶修离的太近……”张新杰很安静的听着,静到让几个人都有点毛,他才开口:“我知道了,请放心吧,我亲自给他做主治,他会好的。”

等等我们都是来劝你想开点的啊张主任。屋里一众人有点回不来神,最后还是方锐哈哈开了口,说新杰啊这也下午一点了,你也累了吧快歇歇吧,老叶交给你我们放心。他开了这么个头,其他人也就跟着离开了。

病房里安静下来,张新杰瞥了一眼仪器上的数据,搬了椅子坐在病床边,伸手握住了叶修被子外一只完好的手放进被子里,刚要抽出手却被病床上的人握住。

或许真的是累了,张新杰伏在床边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叶修睁开闭着的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摘下呼吸机,伸手揉了揉张新杰的发顶,叹了口气。

“抱歉了,新杰。”

张新杰是被林敬言叫醒的,林敬言说:“主任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这有个大手术,我们都接不了手。”张新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关节,匆匆看了一眼仍昏迷不醒的叶修,跟着林敬言去做手术准备。

的确是个大手术,患者是95%的硫酸烧伤,张新杰带着张佳乐和林敬言在手术台前忙了十三个小时才勉强救了过来。当时已是凌晨四点,一向作息规律的张新杰揉着酸痛的额头准备回叶修的病房,却在半路被韩文清拦住了。

“叶修不在了。”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写满倦意的脸,犹豫了一下才告诉他这个消息,张新杰眉头一皱说:“不可能。”

他离开的时候,仪器上的数据还很正常,怎么会衰竭的这么快?张新杰提出质疑,韩文清没有解释,只是说叶修的家人已经从H市赶来了,明天下午五点开遗体告别会,然后送回H市安葬。

“回去休息一下,然后精精神神的去送他吧。”韩文清说完便走了,张新杰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向医院的楼梯走去。

手术室都在十四楼,张新杰一阶一阶地走了下去。他没有回家,而是自己向教堂的方向走去——他不相信韩文清的话,尽管两人是多年的搭档,从未说过假话,可是这次,张新杰说不相信,其实是不想信。

哪怕他已经信了三分。

教堂里是空的。清晨五点,张清杰到达了目的地,他不断祈祷着,可进了大厅,巨幅黑白照片,棺椁放在那里,刺眼极了。

苏沐橙和另一男子不知在交谈些什么,两人看到他不禁讶然,苏沐橙张了张嘴,不知要如何称呼,然她岔开了说题,将那个男子拉了过来——他长了一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介绍道:“这是叶修哥的弟弟,叶秋。”然后她又对叶秋说:“叶秋哥,这是张新杰张主任,是叶修哥的……”

“您好,我是叶修的朋友,张新杰。”张新杰伸出手,“苏小姐找我来帮忙的。”他听到苏沐橙这么介绍,自然明白叶秋并不知道自己与叶修的关系,意图从他这套出什么话来。

叶秋看了看苏沐橙,苏沐橙轻轻摇了摇头,于是叶秋笑着握住了张新杰伸出的手,道了句“谢谢”。

但细心如张新杰,却已从两人的小动作中看出了什么端倪。

然而他在细心,也注意不到叶修站在大厅门口,他的背后,静静的看着他,叹了口气。离开。

究竟是,谁成了谁的执念。

病房的门被推开,叶秋一边叫着“笨蛋哥哥”一边走了进来,叶修转过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伸手理了理张新杰的头发,在病床上小心翼翼地转了身子朝向自己的弟弟:“一定要这样吗?”

叶秋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在床边熟睡的医生,压低了声音:“死亡证明已经开好了,只等找个机会宣布你死亡的消息。”叶修咂了咂嘴:“老头子这么着急叫我回去,不是给我找了个媳妇吧。”

没想到他信口胡诌还真蒙对了,叶秋说老爸找了个生意伙伴的闺女给他当媳妇,叶修啧了一声,说,让他回家可以,媳妇他不要。

“我又不是没媳妇,难不成再找个侍妾?”叶修说,叶秋八卦的说,“哎哟,我有准嫂子啦?哪个美女啊?苏小姐?”叶修笑了笑没说,又握了握张新杰的手:“你猜去吧,猜对了哥就告诉你。”

“行了,我走了,哥你准备好我随时接你走啊。”叶秋懒得和他贫,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叶修又渐渐看了张新杰半晌,听到房门外的脚步声才重新躺好。

林敬言推门走了进来。

张新杰从教堂出来的时候,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臂弯处被人扶了一把,才没有摔跤,他抬起头刚要道谢,却发现身边一个注意他的人也没有。

也许是哪个人顺手扶了他一把吧。深度疲劳的张新杰没有想那么多,叫了一辆计程车回家。一路上,他满脑子都是刚刚的遗体告别会上,苏沐橙本让他坐在家属席的位子上,他却执意只以朋友的身份送他离开。

一切都是那么真。哭天抢地的叶爸叶妈,在一边擦着眼泪的陈果,张新杰也在襟前别了一朵白玫瑰,静静的看着——他卷的几乎可以坐在这里睡去,却又被爱人是否仍在世上的疑问折磨得头痛欲裂。

“先生,先生,到地方了。”计程车司机叫醒了靠在座椅上打盹的张新杰,张新杰付了车钱,上楼,打开房门,最先看到的是两个人在外面买的一副书法作品。

“无欲则刚。”

也确实,曾经手术做到多晚,张新杰也只是因作息的缘故有些困倦,从未如此疲惫过——因为他不断挣扎一句,叶修还活着,心力交瘁。他走进卧室,床仍是昨日二人起床时一般。张新杰脱了外套摘了眼镜躺了上去,床单与被子上仍带着沐浴露的香气与淡淡的烟草味,和那人身上的一样。

不论他是死是活,总是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张新杰很清楚这一点,鼻子一圈,手拢紧了被子睡了过去。

“犹记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袂。——萧观音”

H市车站,张新杰下了车,提着行李四处找一家安身的宾馆,而后再去觅房子租——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拿起手术刀了,或许可以开一家X市的风味店。一边想一边走就直接导致他险些撞上迎面而来的人。

“对不起。”“张先生?”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张新杰一惊,抬头看着那人,有些欣喜的开口:“叶修?”那人笑了笑,说:“张先生认错人了吧,我是叶秋,我们在家兄葬礼上见过面的。”

张新杰也笑了,道一句抱歉——他能诓住他吗,他们同床四年,哪怕面前人笑的如何儒雅,张新杰也仍能捕捉到那份懒散与狡黠。

于是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叶秋”问了张新杰来的目的,自告奋勇的带他去看了房子。张新杰在H市的一家三甲医院找了份工作——笑话,Q市最有名的烧伤科医生,会愁没有一份工作糊口?

时间慢悠悠的走着,一年,两年,三年。张新杰与“叶秋”交换了联系方式,两个人时时保持着联系,亲而不密。他们都知道,自己要做的事便是等,等到一个时机。

说的三流小说一点,守得云开见月明。

故事总有尾声。

那是一个夜晚,夕阳红的像新娘子的嫁衣。

张新杰下班回家,看到一个人在医院门口等他,叼着烟,夹了支玫瑰,吊儿郎当。

严肃的烧伤科主人蓦地笑了,笑得极温柔。

“叶修。”

“嗯。”

“让你久等了,新杰。”

插件——

我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叶修,老二叫叶秋。 那年我把老大绑回来,要把老哥家的女儿嫁给他,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却自个儿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谁知道后来那个姓张的小伙子竟辞了工作找了过来,我没办法,就让老大试他三年。哪想这两个小子都那么精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都看透了却还不说破。 也罢,我这个当老爸的,也该给儿子点自由咯……

评论(6)
热度(29)
  1. 漂流日志。漂流日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张小班开课啦
    特警叶x医生张,两个心脏的迷之恋爱。
©漂流日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