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日志。

全职高手/国漫/cosplay
去看大海。

【19h/叶张】人潮尽头

@叶张小班开课啦
字数:4698
备注:我也不知道我是以怎样的心态写出这么少女的东西的,一个狗血的告白。ooc又矫情,我天,辣眼睛!!

荣耀联盟第十三赛季季后赛结束,霸图战队的张新杰宣布退役。
发布会现场鸦雀无声,发言席上只坐了张新杰一个人。与往常一样,他身着整齐妥帖的霸图队服,银边眼镜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反射出两道清冷的光,好像下一秒,就要对本场比赛做出理智客观的战术分析。
在向公关人员确认后,他起身,角度标准毫无偏差的向在座的记者鞠躬,将话筒拿到距离嘴边两厘米的位置,按照既定的节奏开口。
“第四赛季出道,第十三赛季退役,这是我初入联盟就已经制定好的计划,整整十年的职业生涯,有过成功,有过失败,有过高潮,有过低谷……”
他的语气有点像背诵课文的高中生,没有感情没有起伏,平平淡淡仿佛在讲述另一个人的故事,仿佛这十年的光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所幸的是,我点击的每一下鼠标,敲击的每一下键盘,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或许留下了些许遗憾,但是绝无后悔。”
“在这里,首先要感谢霸图战队十年来的陪伴与见证,没有霸图就没有今天的我。其次,我要感谢联盟的对手和朋友们,你们永远,都是最出色的荣耀选手。”
“最后,祝愿联盟的未来一片光明。”

婉拒了战队的留队邀请,张新杰拖着从宿舍整理好的颇有分量的行李箱独自走在Q市潮湿的夜里。清凉的风吹拂走他身上的燥热,他驻足深吸一口气,特有的海洋味儿争先恐后的落入肺腔,轻巧的打了个转又回归大气的怀抱。兜里手机窸窣震动,刺眼的光投在他的脸上,在看到来电人熟悉的名字时下意识的嘴角上扬。
事实上,以严谨著称的张新杰常常给人不近人情、难以靠近的第一印象,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并非是个不苟言笑的冰块儿。虽然他笑的次数不算多,但是像比赛获胜、后辈成长、吃到一口口味丰富的酸辣粉儿时,他从不吝啬自己或是欣慰,或是满足的笑。
电话中那人因常年吸烟有些沙哑的嗓子听起来 有些失真,张新杰把手机听筒紧紧的贴在耳边,好像这种幼稚的行为能够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他的脚步重新启动,拖着行李箱轰轰隆隆的向着灯火辉煌的方向走去。

“喂,新杰啊。事情都忙完了?”感觉嗓子更哑了,挂电话之前要提醒他多喝水。
“嗯,已经从战队搬出来了。”
“准备去哪儿?”果然交给他安排还是很不靠谱。
“刚想问你。”
“…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都退役了难道没做什么安排?准备在大街上溜达一晚上?”尾音有些上扬,刻意转移话题,他在紧张?
“我在Q市有一套房子,不会露宿街头。而且之前是你说的,已经安排妥当了。”
“……”对方少有的被噎住,像是挣扎了一下才再次开口。
“啧,其实我只是想让你先别离开Q市。”
“为什么?”
没有心理活动,张新杰再一次驻足,直接了当的提出的心中的疑问,面前的行人走马观花匆匆而过。手机那边略微停顿,然后很是平淡随意的说出了本次通话的最后一句话,带着属于那人的自信和狡猾。
“不告诉你。”

大街上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无数的噪音像是肆虐疯长的野草一般立起高高的屏障,将张新杰和整个繁华的都市阻挡开来。短短四个字,在喧闹的城市中心自己听到的,甚至比那人嘴角带笑,温热吐息扑打在自己耳廓时倾吐的悄悄话还要清晰,挥之不去的在脑海回荡。他皱了皱眉,脑内分析着这四个字的意义。

听筒中一串串急促反复的忙音归于平静,张新杰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这是他有想不通的问题时的习惯动作,那个人曾经还吐槽过他这一点,说他推眼镜的时候活像一位退休的老干部,然后自己乐颠颠的笑个不停。
诚然张新杰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儿,但是看到叶修乐的开心,他也会莫名其妙的跟着抿嘴笑笑。
“你笑起来还挺可爱的。”叶修咂咂嘴评价到。

之后张新杰比过去笑的多了。

“砰”的一声巨响把他从思绪中扯回,他抬头,看见了远处海平面左右拥挤喧闹的人群,还有夜幕上骤然盛开的花,撕扯开无尽的黑暗,照亮了整个车水马龙的城市。

张新杰呼吸一滞,迎着腥咸海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静静地注视着突如其来的烟花盛典。

并不是毫无征兆,细节漏洞多的离谱,战术粗陋笨拙的甚至不像是那人的风格,敏锐如张新杰早有预感——他来了。而这场烟花的出现,几乎让猜想板上钉钉。

毕竟,张新杰已经不是头一次经历这种突如其来令他措手不及的袭击了。

若不是三年前已经退役的叶修主动找自己表白,张新杰绝对不会相信自己和叶修之间除了荣耀,还会有别的联系,更不会想到他们之间竟然能萌生出什么暧昧旖旎的情感。但是不可否认,或许更早,张新杰就对这位联盟的传奇有过些许绮丽的幻想,这点小心思的程度至少到了叶修在他生日当天的零点整把他从甜美的睡梦中吵醒时,自己没有置之不理倒头就睡,而是揉揉眼睛勉强的跟上人异常兴奋的脚步,飙着不知道叶修从哪儿搞来的车一路飞驰到远离城市的一个海滩。
Q市一月的海风呼啸刺骨,就连被生生搅乱强大生物钟的张新杰都被刮的睡意全无。他有些不耐烦的瞥了叶修一眼:“到底有什么事?一定要现在说的话还请你快一点。”
在南方住惯了的叶修也冻得有点懵,只得倒吸冷气高速搓手,接着一头钻回车里翻翻找找,折腾了好久才抱着大箱小箱重新回到张新杰的视线,顺便给他披了件外套,带着暖暖的烟草味儿。
迎着张新杰疑问夹带着不悦的眼神,叶修顶着狂风在打火机点火失败37次之后,终于抽上了一口烟。
借助微弱的月光,张新杰只能看见不知是水汽还是烟草的白色将叶修脸庞的轮廓晕得柔柔和和,他发现叶修好像剪了头发剃了胡须,先前遮住眉毛的刘海现在清爽的随风舞动,比平时看起来顺眼了好多。
只见他叼着烟,忙前忙后的把一堆箱子散落的到处都是,然后把那点点红光夹在指间,用尽了资深宅男一生的体力迈开腿玩命狂奔的点燃了所有的导火线。如墨的夜色将整个海面笼罩,张新杰只能借助两炬毫无起伏的车灯看见不远处叶修影影绰绰的身形。

像灯塔为迷途的渔船指明归家的航线。

气喘吁吁的叶修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他面前,在零下的温度额角竟挂了几滴汗。张新杰藏在镜片后的双眼看的清清楚楚,一颗木讷的心像是被小猫挠破了个口子正在结痂,痒得难受,他下意识把手伸到口袋中,却没有摸到常备在身上的面巾纸。
这不是我的外套。张新杰想。

一道明黄的星火避开潮湿凛冽的海风,剖开沉静如海的夜幕,拖着火花闪烁噼啪作响的尾巴冲上云霄,原本漆黑一片的天地瞬间被染得通透明亮,砰砰的炸裂声紧随其后。一时间,广袤的天空中竟寻不到半点墨色,光华流转色彩斑斓,像是成百的魔道学者扔烧瓶,上千的弹药专家丢手雷。

张新杰先是被眼前的突如其来的绚烂烟火吓了一跳,面上少有的显现出清晰可查的惊讶与意外,而这鲜活的表情很快消失,被不安与疑惑取代,无心欣赏这场莫名其妙的烟花盛景,他蹙起眉头转头去看从刚才起站在他身边的叶修。

而叶修,自始至终就没把视线从张新杰身上移开。

猝不及防对上视线,一晃而过间两人不约而同扭头错开,叶修云淡风轻的装着一脸淡定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微微抬头看着烟花绚烂的天空。而张新杰,他甚至看清了映在叶修深黑瞳仁上明亮闪动的火光,那并非只是灿烂烟火的倒影,深沉又炽烈,正在无休止的跳动着。
这感觉很奇异,像是沉寂许久的火山终于濒临喷薄而发的界限,正气势磅礴汹涌翻滚,酝酿这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

“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张新杰下意识的开口,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太过剧烈,掩盖了张新杰平淡的声音,阻断了声波没能成功的让叶修接收到他的信号,他无奈只好伸出手,拽了拽叶修的袖口。 无意识肌肤相碰的瞬间,张新杰感受到叶修原本游刃有余的动作一顿, 脸上带了些难以言喻的局促和尴尬却转瞬即逝。他把脸转向张新杰,眼神却落在远处沉沉的海面上。

张新杰从没有见过如此拙劣的叶修,简直想个被戳穿恶作剧还死撑不承认的孩子,一叶障目的伪装根本入不了同为战术大师的张新杰的眼。他拧起眉头提高音量,趁着一波烟火停歇的间隙再次开口。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少了几分质询,这次张新杰干脆用陈述的语气直逼叶修。他笃定,叶修不是脑子进水,大半夜的把自己叫出来就为了看几个礼花。

他一定有话对自己说。

而叶修,听见张新杰这么发问也没有一点儿慌张,他终于舍得把视线从波光闪动的海面移开,又落进张新杰眼底,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开口:“是,我确实有话要跟你说。”

张新杰呼吸一滞,一瞬间,他都要质疑自己方才的判断全都是错误的了。此时正被叶修盯着的他,只觉得自己已经是送到虎口的羔羊,他根本看不透叶修的意图,就和在赛场上与叶修交手时一样,原以为自己已经到手的主动权,其实全然在他的掌控之中。

那人总是不落下风的。

张新杰开始莫名的紧张,他第一次打比赛都没有这样紧张过,心脏失控的砰砰快要跳出喉咙。他眉头紧锁,拽着叶修的袖子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只见叶修唇齿开合,轻飘飘吐出四个字。

“生日快乐。”

哦…。张新杰一时不知是何反应,他都做好了无数中可能与不可能的心理准备,牧师整装待发全神贯注,给自己加满了血量buff为的就是接下人这一招,怎料叶修这磨磨蹭蹭憋了这么久的技能,就连牧师的布甲防御都无法打穿。他觉得期许落空,但又无从埋怨这股凭空生出的不甘,他甚至觉得,自己压根儿连希望叶修说什么都不知道——总之肯定不是生日快乐。

怀着满腹交织的情绪,张新杰点了点头,客客气气的道了声谢,这才松开自己方才一直攥在手心儿里的袖口,那上面还残留着他冻僵指尖的温度。他想离开了,这样犹豫迟疑被另一个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很不好。

布料脱离手指的那一刻,张新杰感受到有一只温热的手取代了衣物的柔软,紧紧拽住了他的手。那是全联盟最令人赏心悦目的宝物——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此时它正缠住自己的指节不放。张新杰一句严肃客套的“告辞”都挂在嘴边儿,却生生被叶修突然的举动堵了回去。他猛然抬眼,撞进叶修那一贯深邃波澜不惊的眼底,借助明亮的烟火,他在那古波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

“哎,我还没说完,你急什么啊。”叶修用他好看的手轻轻捏了捏有些发呆的张新杰,嘴角一勾全然是胜券在握的得意。

“还怕你不肯接受,废了我老大心思,你可得补偿我。”
“我还有四个字要对你说。”

散人的千机伞形态飞快变换,利刃抵在负隅顽抗牧师细嫩的脖颈上。

“我喜欢你。”

致命一击,血花飞溅。牧师HP清零,再无还手余力。

跌进那温柔怀抱之前,张新杰感叹了一句前辈战术的精妙,以及…这烟草的气息似乎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熟悉的海,熟悉的烟火,让三年后的张新杰,又回想起了自己彻底败在前辈手里的经历。

张新杰这一生都规规矩矩按部就班,有他不容打乱的步调计划。他做过两件疯狂的事情——第一,放弃学业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第二,答应叶修突如其来的告白。

现在,他正要去做第三件。

张新杰拉起行李箱的拉杆,在砰砰礼花炸裂的背景中奔向大海,奔向他的爱人。

正在汹涌人潮尽头等待他,等待与他共度余生的,他的爱人。

行李箱滚轮与粗砾沙子摩擦发出轰隆声响此刻已无暇顾及,张新杰耐心的剥开一层又一层聚在沙滩围观的人群,终于看到了那个穿着白T踩着人字拖的熟悉身影。而他,也毫不费力的认出从茫茫人海中突然冒出的张新杰,取下嘴边儿的烟冲他挥手,嘴巴咧了咧好像在说着什么。

张新杰耳中只有愈发剧烈的礼炮声,但是他清楚,叶修正在喊他的名字,平日慵懒的嗓音拔高了几个调,呼唤自己赶快过去。

还有什么好犹豫迟疑的么?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兀自抿唇摇了摇头。

接着,他便同三年前一样,远离重重人潮,义无反顾奔向那如宇宙中心一般耀眼的人身边。

人潮的尽头,那里现在是他的归宿。

评论(4)
热度(53)
  1. 漂流日志。漂流日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张小班开课啦
    一个关于表白的故事。…咸鱼主催的唯一产出。
©漂流日志。 | Powered by LOFTER